石家庄志愿服务网

石家庄志愿服务网

石家庄志愿服务网

菜单导航
石家庄志愿服务网 > 最新新闻 > 正文

营收过亿!老牌“纸媒”《中国新闻周刊》成功转型秘诀何在?

作者: 张悦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20:16:37 游览量: 93

简述:

《中国新闻周刊》的新媒体转型从学会玩新浪微博开始。

编者按:2020年《中国新闻周刊》迎来了20周年纪念日,这家老牌“纸媒”交出了营收过亿,新媒体贡献70%利润的靓丽成绩单。这背后是《中国新闻周刊》以内容为核心优势,尊重新媒体传播规律,不断创新的新媒体转型。在接受《网络传播杂志》传播君的采访中,《中国新闻周刊》副社长兼副总编辑王晨波分享了新媒体转型的成功经验:轻平台,重分发,核心是强化内容能力;尊重新媒体传播规律;融媒体机制与专业团队。事实上,这一切的转型却是从《中国新闻周刊》玩转微博开始的。

以下是双方对话全文:

传播君:作为拥有二十年历史的老牌新闻期刊,《中国新闻周刊》向新媒体转型的突破口在哪里?

王晨波: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中国新闻周刊》的进化也不是一天就能成功的。这首先要归功于我们在2009年成为了第一批入驻新浪微博的账号,买到了一张新媒体车票,进而生成了社交媒体的基因。当时新浪微博刚开始内测,在大多数媒体还弄不清微博是什么的时候,《中国新闻周刊》毅然选择入驻,这背后是《中国新闻周刊》内生的创新力。

2000年左右,国内诞生了一批新锐的市场化媒体,比如《三联生活周刊》《经济观察报》《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等。当时初露锋芒的《中国新闻周刊》对标的是像美国《时代》、德国《明镜》等国际化政经大刊。

作为中国新闻社的一块试验田,《中国新闻周刊》的基因就是创新。加之作为中国新闻社的新生部门,《中国新闻周刊》本身没有太多历史包袱,要做的就是探索如何用市场化的方式去创新,去打造一个新锐媒体,实现“影响有影响力的人”的口号。事实证明,也只有创新才能赢得受众和市场。

其实,在入驻微博之初,我们就发现,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有很多不同之处。

首先,文本碎片了,表达人格化了。微博最初的字数限制是140字,而《中国新闻周刊》擅长的是长文章;

其次,受众变了。微博用户普遍年轻化,而杂志受众则要成熟不少;

再次,生产机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冗长的报题审核机制已经严重不适应新平台了。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成立了新媒体部门,进行了几个方面摸索。在具备基本新闻素养的基础上,微博编辑还要有更好的话题感和网感。同时,人格化、对话感的文本才能在微博上得到有效传播,因此,我们也开始改变文本的内容风格,生产机制也摆脱了原来的模式,采用日常主编负责制,加速审核流程,快速反应势在必行。

对于传统媒体而言,官方微博运营的一切都非常新鲜。在摸索过程中,“温州动车事故”成了一个标志性事件。2011年7月23日,D301次动车组列车与D3115次动车组列车发生追尾事故后,舆论热度在微博上持续升温,每天讨论量接近百万条。如此高的讨论量,是传统门户网站和网络论坛很难达到的。

可以说,微博把传统的舆论场扩大了100倍,这让所有人意识到了新媒体平台的传播力量,从影响力而言,微博真正成为了主流媒体平台。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新闻周刊》的官方微博逐步找到了社交媒体的玩法,培养了一支懂得新媒体的团队,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在此基础上再去进行其它媒体融合的创新就有了坚实的基础。

传播君:在转型的过程中,《中国新闻周刊》遇到过哪些挫折?

王晨波:2010年是新闻客户端元年。在四大门户网站中,只有腾讯新闻和搜狐新闻上线了自己的新闻客户端。当年,我们也上线了自己的App,成为国内最早一批独立开发新闻客户端的传统媒体。

当时,今日头条等聚合类新闻客户端还没诞生,中国新闻周刊App的下载数据登上了苹果应用商城资讯类下载榜。

从2010年到2012年底,我们组建了一个11人的技术团队、30余人的产品和内容团队全力做新闻客户端,但很快挑战就来了。

2012年8月,今日头条上线了第一个版本,随后各类聚合类新闻客户端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用户争夺战进入白热化。一大批聚合类新闻信息客户端群雄逐鹿,媒体分发平台已经严重过剩,内容高度同质化,单一媒体、单一杂志的信息量实在太有限了。

此外,像今日头条这种聚合类新闻信息客户端一年的推广费也远非传统媒体可比。

没有推广就没有流量,没有流量就无法变现。大流量入口还是掌握在聚合类的新闻客户端手中,传统媒体如果要做新闻客户端,就要面临今日头条、腾讯、网易、搜狐等大平台的竟争。

于是,2013年我们决定放弃主攻App,轻装奔赴新的定位——中国领先的社交媒体内容供应商。

传统媒体的内容基因根深蒂固,核心优势并不在技术,而在内容。

文章链接:http://www.sjzzyz.org//zuixin/22601.html

文章标题:营收过亿!老牌“纸媒”《中国新闻周刊》成功转型秘诀何在?